龙8国际娱乐官网

【经典文章阅读网站,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,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!】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情感文章 > 爱情文章 > 文章内容              爱情文章

那年,我们的爱

作者:流年鱼 来源: 时间:2015-05-02 16:17:33 阅读:次   投稿   注册
 相爱   那年,我们的爱   下天,打开相册,在底层,看到了那张照片。而每次一看到这张照片我都会心地一笑。   那个好看的安徽丫头,穿着粉色碎花短裙,和她作接吻状的是一个她在网上认识的男孩。那年,在南方,也是夏季,下午会有潮薰的,太湖蓝藻氤氲的腥味,恰好那天,我带了足够的胶卷,在给朋友们狂拍的间隙,一个脸上长满青春痘的女孩子凑了过来,她说,姐,能给我们合个影么?她身后,微笑着的男孩清朗俊逸,白色衬衫领子一尘不染。   我笑了,当然可以,过来,站在湖边那块大石头上吧!她当即尖声大叫:有海浪的效果哦!然后,一把拉过男孩,抱得紧紧的就往石头上一坐。   男孩显然有点腼腆,不自然地往旁边挪了挪,她不高兴了,两手伸过去扯着他的耳朵强迫他转过身来,眼睛死死地盯着他:“就一下,行不行?”男孩妥协了,脸刚转过来,她的嘴便凑到了他脸上,她说:姐,拍呀!我赶快按下了快门。拍好后,女孩走过来抱了我,突然就哭了起来,别说是我,就连旁边的朋友们都感到十分不解,她低低说:“他说过只来看我这一次,我知道我们永远不可能在一起,但我喜欢他,留这么一个纪念就好。我动容了,拍拍她的肩膀,说,照片我一会洗出来就给你。   男孩子背对着我们,并不靠近,他的身材消瘦,眉间长着一颗小巧的黑痣。太湖,涟漪波动,袅袅无际,岸边,阳光穿过树荫洒落一地金光碎片。   五点钟的光景,在出口处,他们手挽着手早已等在那里,我把洗好的照片交给了他们,我说,但愿你们幸福。女孩子咯咯地笑了,她说,也许,会的。   我记得,男孩是叹了一口气的,随风飘过的,还有一股淡淡的烟草味,我才注意到,他的手指都泛着黄色,也才二十四五岁的年纪,感觉都像历尽了沧桑一般。说再见时,女孩子眼中又再次泛起泪花,她很小声地说,我一会就要送他去车站了。我没告诉她,我把他们的照片加洗了一张。   照片背景里,湖好蓝,绚丽的晚霞把他们的面庞映得通红,那个害羞的男孩,那个善感的女孩,我觉得,阳光,湖水,树木,花朵,甚至,晚来清凉的微风都是为了衬托他们的相遇的,一切,是那么恰到好处,像普天下所有爱着的人儿一样,演示着命运的定数。   此刻细看,我才留意到,湖中那艘游艇上,还有一对紧拥的情侣,他们,无意闯进了镜头,但带给我的惊喜,丝毫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。   至今,我和玉儿还有琴时常谈到这段往事,虽然,他们的结局我们都无从知晓,但我总似又回到了彼时,闻到了夏天那婉约的味道,也感受到了那股纯纯的初爱的气息。   我还在那张照片下写了几个字:粉红色的遇见。粉红,介于热烈与纯粹之间,那片中间地带,我始终认为,最易让人心生温暖   世间,有很多种爱情,清浅到到只剩下天真的平凡,而这些,足以填充人生内容的,人物的出现,事情的发生,色彩,环境,以及被那些绵绵情味感染到的一切,人与人的包容,灵魂与肉体的碰撞,在经年累月过后的某一天想起,都会,宛若昨日。   继续翻照片。我又开始怀念一个女子,和我一起把脚伸进太湖里兴奋得忘乎所以的女子。我写到这的时候,心突然就被揪痛了,想哭的冲动在周身弥漫,之所以把她称作女子,不把她唤作朋友,是因为她在这个世上,只活到了女子的年纪。她是在我们从南方旅游回来后的第二年离世的。她被口口声声说爱她的丈夫亲手送往了另一个世界,尸骨与泥土一起腐朽,整整一年后才得重见天日。而那时,她热情奔放的笑脸是我们朋友圈中的开心果,她的诙谐幽默也是我们旅途中快乐的调味剂。不卑不亢,是她做人的基本原则,不屈不挠,是她生活的态度,不掺杂我个人的半点情感因素,她都算是个明媚的女子。在很多时候,只要你专注看着她,她也会羞涩地低下头去,但如果疯起来,她却一改拘谨,肯定是第一个起哄者。跟乡村里很多婚后女人一样,她操持着家,打点着生意,生儿育女,日子过得顺风顺水,我们都以为她已经够幸福了,直到有一天,她告诉我:早就想离婚了。我大吃一惊,但看着她凝重的表情,我又不得不信。没有过多的安慰,婚姻触礁了,再多的安慰也只是暂时的,根本的问题还是要他们自己来解决。   那些日子,她明显郁郁寡欢,和朋友们也少了联系,每天窝在家里胡思乱想,我们都担心她会因此而崩溃,在几个朋友的出谋划策下,就有了后来我们几个的南方之行。   好在,到达每一处,她都像飞出笼子的鸟儿,暑气熏蒸,她的面色潮红,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有趣,举手投足,显得活力十足,以至于我们另外几个常常偷偷地得意,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似地。她在我的镜头下表现也相当欢悦,长裙,短裙,背心,开衫,或凝眸,或浅笑,影视城,鼋头渚,灵山大佛,小桥旁,船舷边,都透着一个小女子特有的韵味。可是,我记录的她,现在,却只有这些冷冰冰的纸张,和带着隐痛的字符。   好久好久了,多久不见她了?一年,两年,三年,日子就这么迅疾地闪过了,她的孩子已是初中生,而她长眠的地方,也已长满了哀哀茅草,她的头顶,幸好还有一棵茂盛的苹果树,这样,在黑夜醒来时,她应该也不会太过孤单吧。她曾经所谓的爱人,如今还在高墙里,只因为她对命运的反抗,才有了后来的悲剧,他是给过她爱,却也用爱断送了一个人如花的生命。这爱,也太过虚无缥缈,极端到微乎不计,因为自私因为占有而心生的恶念,与爱还有关吗?   然而,每一个沉溺在其间的人都无法看清也不愿懂得,他们,忘了,放手也是爱的一种,即使风筝断了线,也有曾飞向天空时的美好留着,即使深爱过的,形同了陌路,也有亲情的纽带牵着,换一种方式来爱,难道比永远失去一个爱人更困难么?   我至今不能理解,也困惑在其中像陷进了精神的囹圄,一旦回忆,便还会有疼痛钻进身体的每个缝隙,我想,她,在另一个世界是自由了清净了,他,良心上的煎熬又将如何解脱呢?   只要打通玉儿的手机,必定先听到她清脆的一声“嗨”。玉儿也是开朗型的,跑起路来健步如飞一点都觉不出疲倦,对每件事物都持有浓厚的兴趣,也对一些秘密始终怀着探究的欲望。玉儿的拍照姿势也很特别,不论站立或是坐姿都像军人,直板板的,面对镜头一概不笑,私底下却常笑得花枝乱颤。说她合群,是和我们几个同龄人,说她冷漠,那就是和其他谈不来的人了。她是个对友情很挑剔的人,说一不二,很讲姐们义气,所以也不容许别人对她有任何欺骗玩弄心机的行为。玉儿的老公很会赚钱,她也是个不服输的女强人,在镇上,两人的生意现在是做得红红火火如日中天,每次我一回去,都是她在联系张罗,吃饭游玩,无一不周至。无锡时,她每天都要给老公一通电话,除了汇报行踪,就是喋喋不休的关心体贴,挂电话了,老公在听筒那边就‘啵’几声,我们几个一看到她羞红了面颊,就可劲儿揶揄她,把她说急了,扑过来掐我们时我们才大笑着告饶。刚到无锡,那古木蓊郁的景致,巧妙的园林风光着实让她惊叹,她说,如果湖边能给她盖间房子,她住在这,每日里鸟语花香的,像神仙似的看朝起暮落,她就什么都可以抛下了。凑着是刚说能远离尘世,却又在佛祖面前很虔诚地许愿,愿两个人一生都无芥蒂,相濡以沫长久地过一辈子。我们笑她的矛盾同时,其实也有许多的羡慕,毕竟,十年的夫妻还能这样恩爱的已不多见,想当初,他们都是通过介绍人认识的,属于先结婚恋爱型,我问她走进婚姻的感觉,她说挺好的,她很满足。   晚上躺在宾馆的床上,她在黑暗中和老公发信息聊得不亦乐乎,我就在那里无声地笑了。他们的样子,让人联想到初恋,以及蜜月。心怀感动。   那年,我正处在感情的低潮期,而每次我提及到自己的痛苦时,琴就开始了抱怨,什么是爱,不就是两口子过日子嘛,吃着一个锅里的,用着一个房里的,活着,是个伴,早死了,还不知人家又跟谁呢!细琢磨一下,说的也是个理,就像琴,两人生活在一个屋檐下,却不痛不痒过了将近二十年了,甜言蜜语他们都到了发誓没有的地步,更别说像玉儿两口子那么卿卿我我连电话线都想啃着吃了。   锅碗铲子,碰来碰去,无非也就是比陌生人多了点熟稔,照琴的话说,这辈子白活了。   琴个子小,走路一扭一摆,拍照喜欢翘两根兰花指,在影视城,留下了很多打着红纸伞的倩影,园子里荷花正是盛开时节,荷香阵阵扑鼻,鸟声鸣啭,琴坐进一片秀色里,衣袂飘飞,手指作拈花状,笑容却很僵硬。我说,茄子。她象征性地咧一下嘴角,快门响过,立刻又恢复了原来的刻板。   我们,一路都各怀心事,却都在如画的美景里品尝到了暂且不知愁的滋味。   我家和琴的娘家是邻居,但我几年间回去很多次了都再没见过她,听我母亲说,她离婚后跟了一个外地人去了北京,与家人很少联系,据说那男的对她很好,琴过得也比以前幸福。她的前夫,迎娶了一个身子笨实的女人,他在乡人们面前说,这个女的很会过日子,不像琴,心太小,针尖麦芒的,净会找人痛处扎。   一个个写下来,我忽然想对自己说,那个年月,我们的确经历过爱情。我们需要的,被需要的,都在生命里必经的途径上,辗转轮回,容易把握,也容易受伤,而我们,为了寻找爱情所付出的代价,却在岁月的长河里,渐渐浮现出它脆弱的本质。   一种变了形仍又成形的,我们知道那是生活,我们在青春里无数遍祈祷并祭奠过的,那就叫爱情。   爱情,也存在着相互的作用力,关键是,每个爱过和被爱的人,都能,好好活着。  相关专题: 我们

网友的读后感

关于那年,我们的爱的读后感
龙8国际娱乐官网亚虎娱乐首页亚虎娱乐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
优乐娱乐亚虎娱乐首页亚虎娱乐龙8娱乐城
龙8国际娱乐官网龙8国际娱乐官网登录龙8娱乐注册开户齐乐娱乐
优乐娱乐齐乐娱乐优乐娱乐龙8娱乐官网